欢迎光临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玉器的工艺与艺术(葛洪)

作者: 来源: 日期:2015/8/20 17:16:44 人气:255

玉器工艺与艺术
葛  洪

  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也是一部中国玉器上下五千年的历史。
  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变化,玉器也不断发生着演变。以表现主题和艺术风格来区分,大体有上古,中古,近代三个大的时间段;以玉器所反映的文化特征来看,可以唐,宋为时间节点,上可追溯先秦,下可连接至清末。战国之前以当时的政治所需要的巫术,宗教为主,神秘而庄重;秦、汉时代的玉器具有特别鲜明的时代特征,尤其是汉代,形成了中国玉器发展的一个高峰。这段时间的作品有一种既浑厚又典雅的气质,精美而品种多样,展现出当时那种高昂的民族精神。从制作工艺上看,自商朝开始的圆雕与阴线刻相结合的技艺特征,到周朝形成了片状双面或单面双阴线雕刻为主。这种技艺特征一直持续到西周及东周,并从春秋中期逐渐向减地浮雕发展,至汉以后逐步形成了镂空和圆雕的技艺风格特点。
  宋以前的核心是儒家从礼学上肯定了玉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然后逐渐确立起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玉器体系。宋代之后的玉器继承了前人的优秀工艺传统,同时注重吸收当时绘画与书法艺术,出现了更多以山水人物画面的作品,具有比较浓厚的现实生活气息。明清两代,玉器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又有了一个发展高潮,题材内容更丰富,制作技艺也更精湛。
玉器的工艺与艺术(葛洪)
  历史上的玉器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玉器的制作工艺也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政治要求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早期玉器制作工具比较原始,并从当时玉器所代表的政治意义出发,都以简单、简约的手法勾勒出浑厚、庄重、神秘的特点,比如红山文化的玉猪龙等。而秦汉时代,随着时代的进步及工具的改良,并根据政治的需要,制作工艺日益精良,反映出细致而华贵的艺术特点。唐、宋、元时期,文化的多元,以及统治者所借助的政治工具的转移,使玉器在制作工艺出现了停滞或退步。直至明清时期,随着玉器所肩负的政治意义的淡化及科技的进步和而重新焕发出新的光辉,其代表作如“子冈牌”等。从工艺制作特征分析,自汉以后采取的镂空和圆雕为主逐步演变为以平面雕为主,这种平面雕常常以浅浮雕、中浮雕、高浮雕为主,同时也有一些线雕、圆雕、镂空等。
  当代的玉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玉器更是欣欣向荣,不仅在表现形式和内容上兼收并蓄,同时在制作工具改革改良上也史无前例。当代玉器首先是一件工艺美术品,是“艺”和“美”的完美结合。现在我们完全有能力通过精巧的工艺来表达美感,从而引起观赏者或收藏者的共鸣。因此,每一件玉器的制作都承载着作者对传统玉文化的理解及美的诠释。
玉器的工艺与艺术(葛洪)
  当代人们审美能力的提高和审美情趣多样性的变化促使我们不可能再在形式上、题材上内容上一味地依照古人的玉器依猫画虎地照搬,这样的玉器对当代人已经没有多少吸引力了。因此,玉器既要“师古”又不能“唯古”,既要传承文化精髓,更要结合时代特点,体现文化内涵。所谓传承文化精髓,就是从业者对中华玉文化要有全面而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比如构成玉器作品的所有元素,要知道是怎么来的,代表什么意义,它们的组合表达的又是什么样的文化内涵,而不是简单地堆砌这些元素。我深切地体会到,这种认识与理解需要长时间的不断积累,一件成功作品的形成往往就是一个阶段思考与知识积累的结果,而不是一时的突发奇想或随意的信手拈来。 
  在玉器作品的制作工程中,我们既需要继承精髓,也需要抛弃糟粕;既要尊重历史,更要发展特色。古代,由于文明程度和文化差异的不同,并因各个时期的局限性,使之在玉器这个传统文化的领域里呈现出不同的时代特征。而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全球化经济的时代,是一个思想活跃、信息多元的时代,题材内容与表现形式的多样性为我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提供了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发展的契机。继承优秀传统是十分重要的,没有继承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但是,如果只是单一的模仿就难免出现僵化,也是没有出路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创新发展就显得特别重要。
玉器的工艺与艺术(葛洪)
  艺术总是随着历史的演进而发展,各个时代的社会生活都会通过艺术家的体悟与感受在作品中留下那个时代的印记和痕迹。所以,每个时代都会形成与前代或后代不尽相同的艺术特质,这就是时代性,其中既有继承,也有创新,主要体现在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和作品所表达的思想内涵等方面。当代玉雕的时代性主要体现在对玉的审视与解读,对题材内容的选择,对工艺的精益求精,以及市场与客户对玉雕作品的诉求等方面,这些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当代的玉器不再是神器,不再是身份的象征,不再是财富的标记,而是反映了琢玉人和藏玉人的审美追求与生活情感,它已渐渐根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
  现代玉器艺术是传统与现代的一种融合,概括地说,其表现形式是现代的,而题材内容是传统的。如果要给这种风格特色下一个定义的话,可称之为“师古弥新”。“师古”是相对“仿古”而言的,“仿古”是制玉的第一阶段,基本按照传统的思路走,主要以仿制和小幅度改良为主,这阶段最大的好处是制玉者可以借鉴大量的传统玉器造型,增加艺术造诣的积累,但个人发挥的空间比较小。“师古”则是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一个发展,它更注重对传统意境的追求,而不是形与神的摹写。古代的东西很好,但它怎么就好了,这需要我们用心去解读。大多数老的玉器作品在表达那个特定时代的民族灵魂和精神方面具有独特之处。我们今天“师古”,就是要“仿古仿形,师古师心”。在当代玉器艺术领域里,我们更应该强调“师古“。如果还是一味地复制古器,那是在告诉我们的后人,我们这一代是没有思想的,复制得再好,做出来也是没有灵魂的一个空壳而已。时间在前行,我们如不跟着走就等于后退。
  近几年,我本人也一直在致力于在师古弥新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努力走出传统的“框架”,形成个性化的特色,力图以新的视角、新的认识和体验去诠释古典。例如制作小件山子雕,我追求简约、圆润、温和的特色,重视画面意境的表达,使之更灵秀、更典雅。我创作的山子雕和田白玉籽料《山思》随形施艺,嶙峋层叠的山石圆润、温和,古松凉亭下,一条小河穿山而过,一条小船静静地停靠在凉亭边,寥寥数笔便刻画出清新而幽远的意境。这种以现代的审美来诠释传统画意的手法,展现出当代苏州玉雕纤细、委婉、简约的艺术特征。
玉器的工艺与艺术(葛洪)
  在“师古”的题材上,我比较喜欢将汉代的纹饰和那些简洁有力的线条融化在作品之中,汉代的纹饰包括几何纹、动物纹,动物纹又有写实的和图案化的,两者之中我更喜欢图案化的、特征化的,又特别传神的那些,并通过提炼后在作品中反映出来。例如《天马行空》玉牌,我将汉代的立体造型化为平面,仅刻画了马首的形象,马身完全予以虚化,背景则是风云叱咤,演化出奔放雄健的神韵。又如白玉籽料《怀古溯宗》,它充分利用天然的金黄皮色,以龙纹、瓦当、刀斧、谷丁、古钱币等元素巧妙组合,彰显出秦韵汉风,形体虽小,却显得大气磅礴。
玉器的工艺与艺术(葛洪)
  工艺品与艺术品并没有绝对的界限,玉雕作为一种造型艺术,一方面能反映出当时当地的社会状况和人文精神,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人们现实生活的需求。而由于儒家论玉的深刻影响,将玉和人的品格联系在一起,波及至今,又使玉器对社会意识形态的构建,产生了一定的积极意义。与此同时,以当代的审美观来审视,玉雕艺术的美学价值也是不可忽视的,它可以通过对美的诠释带给人们心灵的愉悦于精神文化的享受。这就要求我们制玉人在“师古”的道路上坚持不懈地追求玉器的工艺性和艺术性,使之“内容配合形式美而出新,工艺配合形式美而出彩”,如此,才能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留下当代玉雕的时代印记。
(作者系中国玉雕大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高级工艺美术师)
联系 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服务电话:0512-67511005
传真:0512-67541506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